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运输动态 > 航运动态 > 正文
巴拉歌集团身陷与金辉船务逾4000万美元纠纷
2014-12-04
航运界
浏览次数:

  于挪威奥斯陆上市的香港干散货船东金辉船务(Jinhui shipping)最近比较烦。从其第三季度报告中也能看出些许端倪:除因干散货市场疲软导致业绩不佳外,与巴拉歌集团的期租租约纠纷案也一直悬而未决。

 

  一场5年没打完的官司

 

  这一切还得从2008年6月说起。当时,金辉船务的全资子公司Galsworthy通过船舶经纪公司克拉克森与巴拉歌集团位于新加坡的公司巴拉歌船务(Parakou Shipping)签订一份5年期期租合约。双方约定,交船日为2009年3月1日之后、4月30日之前。租约约定的日租金为32500美元/天。

 

  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和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BDI)暴跌,临近双方约定的交船日时,32500美元/天的租金水平已属天价。于是,一场横亘5年多的租约纠纷开始了。

 

  金辉船务对表示,巴拉歌船务“千方百计地试图摆脱”其在该期租合同下的义务,也就是不愿接船。因此,Galsworthy立即在伦敦提出仲裁,并于2009年6月在南非以“联营船”为由申请扣押了巴拉歌集团旗下的一艘货轮“Pretty Time”号。然而南非当局很快就将此船释放,这令金辉船务十分吃惊。

 

  据了解,南非释放巴拉哥旗下货轮的理由是早在2008年底,身为巴拉歌集团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拥有巴拉歌船务80%股权的刘俊成就将他在巴拉哥船务的股份转给了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人据信是刘俊成之子刘波。因此,“联营船”不再成立。

 

  “好在是2010年8月,我们赢得了第一场伦敦仲裁”,金辉船务副总裁程伟文告诉,“可巴拉歌船务不仅一毛钱都没有赔偿我们,还在2011年3月进入了清盘程序。”

 

  了解到,在巴拉哥船务清盘的两个月后,金辉船务赢得了第二场伦敦仲裁。根据仲裁裁决,巴拉哥船务累计应赔偿Galsworthy公司超过4000万美元损失。

 

  2014年4月,巴拉歌船务清盘人向法院申请“玛瑞瓦禁令”,2014年11月21日,新加坡法院作出裁决批准禁令。所谓玛瑞瓦禁令(Mareva Injunction,现已更名为“冻结令”,Freeing order)是英国法院首先采用的一种很有特色的诉讼保全措施,源于英国航运业中的“诉航扣航”,该制度为英国上诉庭大法官丹宁勋爵所创立。该禁令的意义在于,当债权人无法扣押被告船舶或者实现海事债权受到限制时,扣押或者冻结债务人财产,以禁止被告迁出管辖地或者采取其他手段处理财产。

 

  经查询法院裁决书发现,法院认为“被告的独立以及一致行为,是以故意妨碍Galsworthy取得其基于仲裁裁决而依法可从原告处获得的利益为目的。被告所提出的所有财产转移及交易合同属于公司重组的一部分这一抗辩理由,并不可信。这些财产转移如何会有助于集团的生意,尤其是原告的利益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这只是为了防止Galsworthy取得原告属下的资产。 基于上述理由,本席认为,除非予以阻止,原告人的资产将会被分散,而对Galsworthy不利。”

 

  巴拉歌集团和金辉船务

 

  巴拉歌集团创建于1985年,集团下属巴拉歌发展、巴拉歌船务、巴拉歌空运和蓝岸代理四家公司。据该集团官网介绍,船队经营是巴拉歌集团的核心业务。目前,集团拥有40艘船,总载重吨超过1,930,300吨。船队由巴拿马型散货船、灵便型散货船、集装箱船、成品油轮和化学品船组成。业务类型包括船舶经营、船舶租赁、二手船买卖等。

 

  相对业务广泛的巴拉歌,金辉船务则专注于干散货市场。目前,金辉船务拥有36艘船,超巴拿马型船2艘、其中巴拿马型船2艘、超灵便/大灵便型船31艘,灵便型船1艘。

 

  案件进展

 

  据了解,新加坡法院作出实施玛瑞瓦禁令的当天,自身为被告方的巴拉克船务就提出异议。据悉,法院已经同意其提交正式的复议申请。同时金辉船务也表示将持续向业界及投资者通告案件进展。但截至本文发稿,巴拉歌集团尚未就发去的询问邮件作出回复。
 

共1页 |< 首页 < 上一页 1 下一页 > 尾页 >|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新闻排行